【民法第1145條喪失繼承權的舉證責任】

王小姐離婚多年,獨力扶養兩名子女長大,大女兒個性善解人意,多能體諒母親的辛勞,但小兒子確未能體諒媽媽的辛苦,長大後不僅對母親不理不睬,更未曾善盡子女孝養母親之舉,造成王小姐精神痛苦不堪,王小姐心灰意冷,準備預立遺囑將其名下僅有的財產房屋一棟給大女兒,並表示小兒子不得繼承財產,孰料,王小姐百年後,小兒子卻否認有重大精神虐待母親之事,試問有無重大虐待之舉證責任須由何人負擔?

民法第1145條第1項第5款喪失繼承權事由誰負擔舉證責任?】

「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民事訴訟法第277條定有明文。又按對於被繼承人有重大之虐待或侮辱情事,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者,喪失其繼承權,民法第1145條第1項第5款固有明文。惟依上開條文規定,喪失繼承權之要件,不僅須『對於被繼承人有重大之虐待或侮辱情事』,且須『經被繼承人表示繼承人不得繼承』者,始足當之。亦即繼承人對被繼承人縱有重大虐待或侮辱之情事,然非當然喪失繼承權,尚須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後,始生失權之效果。另剝奪繼承人之繼承權,攸關該繼承人財產上之重大利益,繼承人基於與被繼承人一定之身分關係而取得繼承權,其地位應受法律保障,茍無喪失繼承權之法定事由,任何人包括被繼承人在內,均不得剝奪其繼承地位,此為我國民法繼承篇採『當然繼承主義』之當然解釋。從而被上訴人是否確有前述喪失繼承權之事由,且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之事實,依舉證責任分配原則,自應由上訴人負舉證之責,合先敘明。」此有臺灣高等法院105年度家上易字第19號判決供參,由上開判決可知,剝奪繼承人之繼承權,攸關該繼承人財產上之重大利益,繼承人基於與被繼承人一定之身分關係而取得繼承權,其地位應受法律保障,原則上應由主張喪失繼承權之人負擔喪失繼承權之事由及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之事實,而主張喪失繼承權之人絕大部分為受遺贈人或是其他繼承權人。

最後,就上開案例而言,在王小姐百年後,小兒子否認有虐待之事實,而此時則應由主張喪失繼承權之大女兒負擔小兒子對於母親民法第1145條第1巷第5款有重大之虐待或侮辱情事實,至於要如何舉證證明有重大之虐待或侮辱情事實,涉及專業的法律實務及操作,建議若有這方面的需求,可以尋求專業的律師尋求協助。

 

想看看更多德益研究文章嗎? 德益文區德益研究專文

德益多年執業經驗!  德益實例精選

有任何法律問題需要幫忙嗎?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