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政府或法人股東具董事、監察人身分者,即屬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第1項第1款前段之人,惟其是否受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之限制,則涉及法人是否為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之內部人之爭議。
就此,最高法院近來似乎已明確採肯定之見解認為:「證券交易法第179 條規定『法人違反本法之規定者,依本章各條之規定處罰其為行為之負責人』,非代罰性質。」換言之,最高法院於該案中肯認法人得為內線交易之主體,但應由法人之負責人受罰,非謂法人不受內線交易之規範。且因我國乃採法人實在說,依證券交易法第179條規定即可知法人得為內線交易之行為主體,故於證券交易法尚未明文排除法人為內線交易之規範主體前,不宜採否定之見解,再者,法人之經濟能力對於請求民事賠償之投資人較有保障,使司法實務更傾向於採取法人應受拘束之見解。
從而,倘身為發行股票公司之董、監事之法人,亦應注意此項實務見解之變更,切勿以過往實務見解而認為法人不受內線交易規定拘束,仍以公司名義為有價證券之買賣,恐已觸法而不自知。

<黃仕翰律師、陳俊翔律師>